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故园忧思:喜看稻菽千重浪

更新时间:2021-11-02

  腾讯课堂双十一平台券万券齐发、大牌,6月下旬 作《七律·到韶山》: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。红旗卷起农奴戟,黑手高悬霸主鞭。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。”在这首诗的前面,写有小引:“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到韶山离别这个地方已有三十二周年了。”

  生于斯,长于斯,热爱于斯。的人生波澜壮阔,足迹遍及神州大地,但他始终满怀对韶山父老乡亲的深情眷恋,对韶山青山绿水的不尽依恋,始终带有故乡文化的深深烙印。《七律·到韶山》看似并不费解,但因为对家乡情结未作深刻体悟,对重返韶山的心路历程没有全面了解,人们也不免对这首诗出现误读。这也正是笔者重新解读《七律·到韶山》的用意所在。

  韶山是钟灵毓秀之地,《尚书·益稷》中有“箫韶九成,凤凰来仪”之语。据同治刊《湘乡县志》载:“韶山因虞舜南巡而得名。”相传舜帝南巡到湘江流域。在一座山上,他让人演奏“韶乐”,竟引来凤凰起舞,后人就把这座山叫作韶山。韶乐是孔夫子与颜渊谈论治国方略津津乐道的乐曲。《论语·述而》中记载:“子在齐闻《韶》,三月不知肉味,曰:‘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。’”

  1893年12月26日,诞生于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。1902年春,入南岸下屋场私塾读书。此后,又先后就读于关公桥、桥头湾、钟家湾、井湾里、乌龟颈、东茅塘等私塾。的家境还算殷实,但山村的偏僻闭塞和天生的不羁个性,促使他想要离开韶山。1910年秋,考入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,从此他走向外面的世界。

  1910年,他走出韶山时曾给父亲留言:“孩儿立志出乡关,学不成名誓不还。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无处不青山。”他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,发动秋收起义,引兵井冈,走工农武装割据道路,南征北战,离家乡越来越远。东汉文学家王粲《登楼赋》云:“人情同于怀土兮,岂穷达而异心。”新中国成立,意味着中国革命已经成功,他可以回故乡面见父老乡亲了。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,对韶山的思念日益浓郁。

  他通过邀请家乡人到北京做客或写信等方式,关心着韶山的变化,惦记着乡亲们的生活。1952年春节,他邀请表兄王季范到北京做客。此后,陆续被邀请或主动到北京的家乡人还有:韶山冲的毛家人,如族兄毛宇居、堂弟毛泽连;唐家坨的文家人,如表兄弟文涧泉、文运昌等。1954年仲夏,第一次全国供销社工作会议期间,韶山人邹祖培、庞柱中和毛继生联名给写信求见。会后,把他们接到北戴河的住处。三个人激动地对说:“主席已有二十六七年没有回去了,家乡人民都念着您老人家,希望您回去看看呢!”也深情地说:“难为家乡人的好意啊!请你们捎个信给乡亲们,过几年我一定回去看望他们的。”

  思乡心切,但又抽不出时间,只好先派毛岸英回乡探亲。1950年5月,毛岸英按照父亲的叮嘱回到故乡。谁知,他这次回韶山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1950年11月25日,毛岸英在抗美援朝战场英勇牺牲,时年28岁,英年早逝的毛岸英从此长眠在异国他乡。

  1959年6月24日,从武汉来到长沙,提出要回韶山看一看。6月25日,从湘潭向韶山行进。经过一路颠簸,一行于下午5时44分抵达韶山,下榻在招待所松山一号楼。关于这次回韶山的过程和细节,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《五十次回湖南》;张菂、张德兵编著的《五回韶山》;王华、车广永编著的《1959回韶山》等进行了详细记叙。

  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韶山。这是一个志存高远的游子的故乡之行,一个学有所成的学子的故乡之行,一个救国救民的革命家的故乡之行,一个成就千秋伟业的领袖的故乡之行,一个激情澎湃的伟大诗人的故乡之行。这首《七律·到韶山》正好倾诉了伟人的丰富情感。

  据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记载,项羽灭秦后,有人进言,关中地势险要、物产富庶,劝西楚霸王虎居中原,独霸天下。项羽却说: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绣夜行,谁知之者!”项羽心里念念不忘衣锦还乡,在江东父老面前显露炫耀。这一去,却给了刘邦喘息之机,结果失掉了锦绣江山,最终乌江自刎。公元前195年,刘邦平叛回程途中,大军路过家乡沛县,遂下令召集父老子弟,置酒高会。酒酣兴起,吟成《大风歌》: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表露出张狂和得意。唐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86岁高龄贺知章辞官归乡时,赋诗一首《回乡偶书》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

  耐人寻味的是,写的诗以《到韶山》为题,而不是《回韶山》《归韶山》或是《还韶山》。回到家乡,没有项羽衣锦还乡的炫耀,没有刘邦“威加海内兮归故乡”的张狂,也没有贺知章“儿童相见不相识”的慨叹。他回乡的心情急迫,韶山在他的内心分量很重,但一个“到”字又显得轻描淡写,给人以低调朴实之感。他不想让人觉得他回韶山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,不过只是他巡视祖国大江南北所“到”的一个点。一个“到”字看似平淡,却充分体现出一个心系天下、情满大地的大国领袖独特情怀。

  《七律·到韶山》从写成到公开发表,作者多次征求意见并作修改。1959年7月7日,将这首诗和《七律·登庐山》一并抄送给,请“予斟酌,提意见,书面交我,以便修正”。同年9月7日,他致信:“诗两首,请你送给郭沫若一阅,看有什么毛病没有?加以笔削,是为至要。”郭沫若反馈意见后,9月13日,又致信:“沫若同志两信都读,给了我启发。两诗又改了一点字句,请再送陈沫若一观,请他再予审改,以其意见告我为盼!”

  这首诗现存作者两件手迹。有一件文字与发表的定稿完全相同。另一件同发表的定稿有三处略有不同:首句为“别梦依稀哭逝川”,三句为“红旗飘起农奴戟”,末句为“人物峥嵘变昔年”。

  序文“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到韶山,离别这个地方已有三十二周年了”,蕴涵着诗人对故乡深厚的情感。在历史长河中,32年不过是“弹指一挥间”。32年间,中国人民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,进行了波澜壮阔的不懈斗争,见证了许多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,是值得缅怀和总结的。

  首联“别梦依稀咒逝川,故园三十二年前”,“别梦依稀”抒写了诗人对故乡的深深眷恋。李商隐《春雨》有“残宵犹得梦依稀”,张泌《寄人》有“别梦依依到谢家”,鲁迅《无题》有“梦里依稀慈母泪”,都带有难以割舍的感情色彩。“逝川”典出《论语》:“子在川上,曰:‘逝者如斯夫!不舍昼夜。’”孔子把世事变化比喻作河水一样不停地流逝,后人将其与岁月流逝等同起来。一个“咒”字,不仅仅表达出对时光飞逝的慨叹,更强烈地抒发了对旧中国黑暗统治的无比憎恨。

  颔联“红旗卷起农奴戟,黑手高悬霸主鞭”,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在中国领导下轰轰烈烈的农民革命运动图景,也无情地揭露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派对革命力量进行的疯狂。“红旗”与“黑手”的对立,“农奴戟”与“霸主鞭”的抗争,是光明与黑暗、革命与反革命、解放与压迫的斗争,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。这是整个中国革命斗争的缩影。“黑手”一词,有人认为它指“农民”。诚然,在《湖南农动考察报告》中说:“他们(指农民——引者注)举起他们那粗黑的手,加在绅士们头上了。”在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中,说:“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,尽管他们手是黑的”。但此处,如此解读显然不对,“黑手”应理解为黑心肠的反动派。1959年9月13日在致的信中,他解释《七律·到韶山》:“‘霸主’指蒋介石。这一联写那个时期的阶级斗争。通首写三十二年的历史。”

  颈联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,是对韶山、湖南乃至全国各族人民英勇斗争而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的赞颂。中国革命的目的是要彻底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“三座大山”,这是改天换地、扭转乾坤的伟业,而要奋斗就会有牺牲。仅韶山地区,就有144位革命烈士,其中当然也包括的6位亲人:杨开慧、毛泽民、毛泽覃、毛泽建、毛岸英、毛楚雄,还包括第一届中共韶山特别支部的5位党员:毛福轩、庞叔侃、李耿侯、毛新梅、钟志申。回归故里时,想到的不是功成名就,不是光宗耀祖,而是深情缅怀为革命抛头颅、洒热血的无数先烈。

  尾联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”,描绘了一派丰收景象,辛勤劳作的农民在炊烟袅袅中收工回家。“喜”字与开头“咒”字形成强烈对比。无数革命先烈前仆后继不断追求的不就是“换了人间”的美好生活吗?不就是希望人民群众能够在祥和、充实、幸福的氛围中劳动和生活吗?不就是期盼推翻吃人的旧制度,建立社会主义的新家园吗?

 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,作者把议论的内容写得形象逼真,既有感染力,又有说服力。颔联两句把在中国领导下掀起的农民武装斗争与反动派地主武装、屠杀革命群众写得对比强烈,隐约可见。颈联两句也属议论内容,但选用形象思维的词语来表达,突显革命者视死如归和革命到底的浩然正气,显得具体而感人,雄浑豪迈的诗句反映了诗人乐观的性格和宏大磅礴的胸襟气魄。这样的情怀,岂是古代那些帝王将相衣锦还乡的得意心态所能同日而语、相提并论的?

  1964年2月8日,郭沫若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的《“敢教日月换新天”——读毛主席新发表的诗词〈七律·到韶山〉》一文中写道:“一九五九年韶山已经成立了人民公社,六月是农忙时节,主席所见到的情景正是这农忙时节的公社情景。丰收在望了!满望的稻田和陇亩上所种植的豆类,含着新生的希望和新生的快乐,象海洋一样或象湾港一样,荡漾着千重万叠的绿色的波浪。而从这绿色的海洋中或湾港中,无数农业战线上的英雄们,满怀着劳动后的舒适,载着黄昏时分的烟雾,从工地里下来,走回公社或走向自己的家里。这是一幅多么壮美的新天地中的农村景象呵!”

  《诗词讲解》(中国青年出版社1990年版)中,臧克家写道:“当年革命的红花,结下了今天幸福的甜果。到处稻菽翻浪,遍地是劳动英雄,新的现实生活,看了叫人多么高兴呵。”安旗在《四川文学》1964年第6、7月号的解析文章中说:“毛主席1959年到韶山时,正是在全国人民大生产高潮中。‘稻菽’不仅指稻子和豆类,也可以兼指一切农作物,‘稻菽千重浪’,形容农业战线上一派新气象。‘遍地英雄’指劳动人民;‘下夕烟’,从暮色苍茫的田野中回来。伟大的领袖看见农业战线上一片新气象,看见劳动人民的英雄气概不减当年,看见改天换地的革命精神在社会主义建设中鼓舞着人民前进,因而感到十分高兴。”

  以上对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”的解释大同小异,都只是泛泛而论,凭着自己的主观想象,出于先入为主的推论,显然都不准确。而这种解读来自权威,似乎成了定论,不外乎是“歌颂‘’的大好形势”,导致人们长期以来对《七律·到韶山》的整体把握出现偏差。这其实严重偏离了的本意。究其原因,是对的这次韶山之行缺乏深入了解。

  1959年6月25日,他在巡视大江南北的城乡之后,顺便回到韶山。他这次的行程大致是这样:25日下午回到韶山;26日上午到父母的墓前深深地鞠了三个躬,看旧居,看老邻居,看韶山学校,看毛氏宗祠;下午到韶山水库游泳,沿途视察生产情况;晚上宴请乡亲,饭后又同客人交谈生产生活情况,是夜写了这首诗;27日上午,几十里路外的许多老同学、老熟人和老人赶到韶山来看他,他又忙了一上午;27日下午1时即离开韶山到长沙,并在长沙接见了杨开慧的兄嫂以及李淑一。这就是《七律·到韶山》写作前后的具体背景,是在26日深夜和27日凌晨写定初稿的。

  1959年,的心情是亢奋的,也是忧虑的。他非常急迫地想要改变中国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,推动了“”的热潮。但是,他很担心“”会导致政策偏差。和到其他地方一样,回韶山也想要深入进行调查研究,能够及时发现一些问题。他到韶山之前,就对负责安全工作的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约法三章:一不要派干部去韶山,特别是不要派公安人员去;二要在行动上给予自由;三到了韶山要让他广泛接见群众。

  在乡亲们面前,满口的家乡话,态度和蔼,笑容可掬,平易近人。得知当年的一些老人都已经过世,感慨万千。见到旧居墙上挂着的父母照片,他十分惋惜。见到弟弟毛泽民、毛泽覃的相片,他非常伤感。他见到旧居的小阁楼,想起1925年在上面成立韶山特别支部的情形,他和毛福轩发展毛新梅、庞叔侃、钟志申和李耿侯入党并成立韶山特别支部,后来5位党员都为革命而献身。这一切自然会勾起他对革命岁月的深情回忆。

  他特别关心乡亲们的生产、生活状况。一开始,基层干部和乡亲们在他面前有些顾忌,涉及集体大食堂、农业经营形势等敏感话题时,说话总是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听不到真话,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。但是,他请乡亲们吃一餐饭,问题就暴露无遗了。

  6月26日晚,在松山一号楼的餐厅请客,摆了八张方桌。客人主要是四个方面的:一是韶山的老党员和大革命时期的革命群众;二是烈士家属和老贫农;三是文家亲戚;四是旧友和地方干部。见到这么多人齐聚一堂,很兴奋。开席后,逐桌去敬酒。但端酒来到时,桌上的菜都吃光了,局面有些尴尬,还是向诸位乡亲敬酒,并说:“不要急,慢点吃,后面还有几个菜!”饭后,大家提议要和合影,他痛快地答应了。但是,照相的时候,他表情严肃,几乎一言不发,刚才乡亲们狼吞虎咽吃饭的场面和桌上残羹不剩的情景挥之不去,家乡父老“公社食堂填不饱肚皮”之类的埋怨依然在他耳边萦绕。

  客人们走后,带着沉思步入卧室。他劳累了一天,却没有一点睡意。他一会儿在房间踱步,一会儿躺下沉思,一会儿隔窗凝望,整晚他都没有上床入睡。两天来,他接见了群众3000多人,韶山在家的男女老少几乎都受到了的接见,80%的人与握了手,他的手几乎被握红了、握肿了。这些热闹的场面浮现在他眼前,几十年的往事一齐涌上心头……

  解放十个年头了,可乡亲们的日子还过得十分艰难。早在1919年7月14日,在《〈湘江评论〉创刊宣言》中指出:“世界上什么问题最大?吃饭问题最大。”民以食为天,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老乡们的吃饭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好。家乡是如此,其他地方又能好到哪里去?“喜看稻菽千重浪,遍地英雄下夕烟”,其实不是实际看到的情景,韶山当时的经济形势并没有这么好,这是他热切期盼着能够看到的前景。一个是现实,一个是理想。现实很无奈,理想很美好。这其中体现着一位政治家心系民生的忧患意识,寄寓着一位人民领袖深深的为民情怀。www.bf6x3.cn